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我们家人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吗???

  恳请:中央有关领导,江苏省领导,及全国人民看看 。

  恳请:最高检,最高院,及有正能量的法律专家发表一下看法,恳请有正能量的媒体和人士帮助转发:

  【法律不容 “强奸】
  【1】为什么无锡市公安局戴大伟可以在网络上洽谈进行违法实弹打靶活动?? ?又为什么当举报给你们的时侯,却推说属于你们内部的事,而司法警察及地方有关人员协助部队进行军民共建实弹打靶,你们却把他们全部抓去做牢???难道法律只是真对别人吗?
  【2】即然部队、司法警察及地方参于者的行为都构成犯罪,而被抓坐牢,那么当初参于提供犯罪场所和从中也拿取所谓的买卖弹药费,香烟、茶叶、被请吃喝的宜兴民兵训练基地的领导 熊主任,及武装部有关协助安保并收了钱物的人员,不也等于是共同犯罪吗?抓了后,关在无锡笫二看守所,为什么后期又凭什么取保?把人放了?。
  【3】案件里的地方参于人员,巫昊 被抓后关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为什么其家人通过镇江市政法委某领导向其无锡市政法委某领导打招呼,做工作,出具一张所谓的精神方面的证明就把人放了,难道做以上工作分文钱不用花吗? 难道还要我指名到姓的拿出证据来在网络上公开发表吗?实在不行,也只有把细节在网络上公布于众。
  【4】即然我们的当事人,与部队的共建实弹打靶行为,将被定性为非法买卖弹药罪,那么请问参于出资消费打靶的,也就是所谓买弹药的大约200多人现又在何处哪?

  请:无锡市有关领导能够实事求是的向:中央领导.及中央有关部门.江苏省领导.及有关部门把以上的四个问题解释请楚。
  请给:江苏省武警总队,和16位被抓的当事人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让有关上级领导,及全国人民听听。
  我们是宜兴市人民法院正在开庭审理的买卖弹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案件被告人王浩、黄玉新、陈皇邑、陈荣军、唐佳、陈康、周凌雷、高铭、周晓峰、邱国忠、杨伟杰、巫昊、史彩芬、范厚芒、陈涛、常城的亲属,我们全程参与了宜兴市人民法院在2017年3月7日的庭审。对该次庭审我们非常失望,使我们对宜兴市检察院、宜兴市人民法院能否公平、公正办理该案件产生了怀疑,理由如下:

  7日的庭审先对三名被告人进行了审理,该三名被告人的陈述惊人的一致,该次所谓买卖弹药案件,是由无锡武警部队引发,起因为时任武警江苏总队宿迁支队司令部参谋长陈丽华、武警总队无锡支队一中队中队长李雷及原警士长翟洪洲等提供枪支、弹药、安排军用靶场、武装部靶场等较为固定的实弹射击场所、安排军队战士或者武装部人员现场实施安全保障,由王浩等通过网络发布信息,由上述被告人联系射击爱好者,支付给武警部队香烟等礼物,或按实弹打靶子弹估算数量按3元、8元、10元、15元等不同价格支付活动费用体验实弹射击,后案发。

  案发后,上述各被告人先后被羁押于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宜兴市看守所。

  但遗憾的是,宜兴市检察院、仅凭,江苏省武警总队保卫处提供的询问有关当事人的笔录,且笔录中还多次提出部队所组织实弹射击打靶活动属有偿服务,那么即然是有偿服务,违法又从何谈起哪?就在这种情况下宜兴市检察院仍草率对参于军民共建实弹打靶的16人武断的提起公诉,但实计所出资购买实弹射击打靶的相关人员200多号人未被追究。
  即然是非法买卖弹药罪,那么为什么提供犯罪场所的宜兴市民兵训练基地靶的负责人,及有关协助安保的几位武装部人员也从中拿到了现金、与好处的。为什么在被抓关至看守所后,后期又凭什么被释放哪?,所谓非法买卖弹药的钱、及香烟、茶叶武装部领导及实保人员都拿了,即然又吃了、喝了、钱也拿了、并且还提供了犯罪场所、等于赤裸裸的参于了犯罪,有关部门又是凭的那条法律放的人哪?为什么不追究其责仼哪?希望有关领导能够向: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央军委、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省政府、省政法委解释清楚为何如此处理?又为什么仅仅对我们16位联系人进行了公诉?

  我们很是迷茫,何为买卖?卖弹药的是谁?买弹药的又是谁?在买卖概念都还没弄清楚的情况下,干嘛掐头去尾,只抓中间这一段,这有法律依据吗?

  尤其是庭审中,通过三被告人的陈述,至少还有人民解放军镇江市某后勤部的范主任、野战队的顾队长、镇江国防园的李飞书记、常州国防园的桂主任、解放军理工大学孙万荣上尉及国税、地税局、公安局、检察院、地铁等单位的相关人员参与组织打靶活动收取费用,等起诉书均没有波及,而这些人既提供了用于打靶的枪支、数以万计弹药还收取了数万元的费用,都属于、有偿服务情况完全与我们16位当事人相同,甚至还严重,请问有关办案机关又是如何定论的哪?请问公正天理何在?能向有关上级领导书面解释清楚吗?

  有的也被举报过,但某些地方公安机关给出的结论是不构成犯罪。

  我们还真是疑惑了,不同的地区发生同样的活动,结果为什么不一样?

  难道真像公诉人说的,三被告人反映的这些人与本案无关?

  这就令我们真真害怕了,宜兴市检察院可以选择性的提起公诉,他们想公诉谁就公诉谁,别人管不着。

  宜兴市法院更是紧跟着帮衬,多次制止律师问话,同样认为三被告人反映的上述没有被追究的参与打靶活动的人员与本案无关,强令律师在以后向被告人的问话只能局限于起诉书指控的人员,这是什么逻辑,令我们不服并表示强令愤慨。
  更为愤慨是,我们的当事人,多次向法庭举报,指证有关,无锡市公安局戴大伟利用职权在网络上洽谈非法实弹打靶一事,被在陪有人民陪审员,及18位律师团,和百人家属的庭审会场上,被当场严令禁止举报,法庭有录像可查,我们全体家属也能作证,我愿对我说的话,负一切法律责任。
  我们认为,虽然我们的亲属收取了费用,但他们实计购买的是实弹射击的服务机会。

  他们没有一个人主观上有买卖弹药的故意,也没有任何意思表示与他人合谋共同购买弹药,并且还是在有安全保障下的军队、武装部严格掌控的靶场进行的有严格监管的实弹射击服务,没有一发子弹流入社会,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危害性。

  尤其是来自不同地区的18名辩护律师辩护意见更是惊人的一致,均做无罪辩护,可以看出本案根本就是一起由武警部队组织的实弹射击活动,仅仅是由部队收取了大部分费用,除去应交给部队的大部分活动费用,而各被告人只是收取小部分活动费用而已,并用于了活动中购置物品及招待上了,况且买卖行为,应该解释为货币交易行为,也就是说;卖家所卖出的东西经过交易后,所有权应该转移到买家,才可完整的说成是买卖。这里怎么又能把部队单纯的活动收费,说成是非法买卖哪? 我们有理由说,在部队的这种安全防范下,且多次大部分实弹打靶活动还都是在部队的靶场院内进行的,不仅要问,违的那家法?难道在部队院内的事,地方有关部门也要管吗?

  解放初期50年代就盛行的军民共建实弹打靶活动,甚至就在江苏有些地区仍还在搞,怎么偏偏在无锡在部队的靶场,在民兵训练基地进行实弹打靶部队收取活动费用,50年后的今天却又违法了哪?难道是有关部门50年来一直忙于其它案件?还是由于当时的国家法律不建全?不完善?,今天法律完善了,有关部门有时间了才纠结于此案。

  那么我们当事人所举报的无锡市公安局戴大伟利用公安机关的枪弹进行的实弹射击打靶行为又构成了什么罪名哪?又为什么不予查实?而隐瞒哪?难到捅出来,丢公安机关的脸吗?难道监狱警配合部队搞军民共建实弹射击收费违法,那么你们公安警察利用职权便利进行实弹打靶又合法吗?难道公安的警察又比司法警察高一等吗?天下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吗?太可悲了。
  更为愤概是,公安机关,在审理此案时,我们的当事人,就己向公安机关多次举报反映了,无锡市公安局戴大伟的非法行为,但当场得的回复是:那是我们公安机关内部的事,并当场还把这段举报不予记入询问笔录,就此而隐瞒今。我们不仅要问谁给的你这样处理事的权力???公安机关的家丑不能外扬,那么难道武警部队的荣誉是可以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损坏吗?能道我们的16位家属的政治生命就一钱不值吗???
  难道某领导为了自己头上的政治光环?而不惜牺牲军队的荣誉,把黑手也伸向了军队。你知道吗?由于你的业务素质,和你烂用用手中的权力,为了你个人利益,葫芦僧,判葫芦案,给16位当事人家庭造成几代人的痛苦吗???给军队又造成多少损失?和不可挽回的影响吗???。

  解放50年来全国至今都还普遍存的军民共建现象,是你通过牺牲毁灭16位当事人的政治生命,及军队的荣誉,就能够把全国普遍存在的现象解决的了的吗?就在前天,也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徽某地,我们又亲眼目睹了军队与地方共建实弹射击打靶收取费的情况,我愿意随时向无锡市公安机关提供时间,地点,人物,不知道某领导想不想再次利用利用你的业务技能,及手中大权再大显神手一次哪???

  本来好端端的一件,军民共建互动行为,老百姓学点军械常识,体验一下国防知识教育,军队作有偿实弹打靶与地方有关人员组识互动,偏偏被那些急于立功,提升的人,别有用心的炒作,查呀,拼命的弄啊,弄来弄去不就是收了点可怜巴巴的活动费用吗?还能再如何演艺下去哪???。真是穷凶饥饿。即然是非法买卖弹药,请问来花钱销费打弹的人,又为什么一个没抓?即然军队与地方人员的行为是非法买卖弹药,那么无锡市公安局戴大伟利用工作之便、在网络上洽谈实弹射击有偿收费的行为,己涉嫌犯罪,为何又隐瞒哪?难道真的是你们想抓谁就抓谁,不想抓谁就不抓谁吗?难道共产党真的会支持你们这样使用手中的权力吗???。 你对得起共产党交给你的权力吗???

  尊敬的 领导,由部队提供枪支弹药进行打靶,在全国许多城市都发生过,甚至于还在继续发生中,如果将此行为定性为犯罪,必须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至解放50代来全国就普遍存在的现像,而至今没有一个案例能够正明这种行为己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从刑法上也找不到一条法律条文能够正明我们的16位当事人与武警部队的合作行为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

  鉴于宜兴市检察院、宜兴市人法院在办理本案时先入为主、客观归罪,严重干扰、无理制止辩护人行使辩护权利。 宜兴市检察院、法院、的种种行为表现出完全是为了迎合上级某领导的利益,完全让我们16位家属感受不到任何的法律、公平、正义的希望,党领导司法,但不等于党委某成员可以肆意指挥司法,不可代替司法机关决定案件的走向,相信我们的党一直会强调“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本人就此案曾多次请教北京等全国政法院校的知名人士,普遍认为该案不具备法律上所说的非法买弹药的要素,也不同于法律上所说的非法买卖罪,故不能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

  庭审中我们的当事人多次当庭举报有关无锡公安局的戴大伟利用公安机关的枪弹进行实弹打靶一事中却被当庭制止,不让举报。不充许讲出,庭审时也不给我们当事人说话的权力,极有可能不公平审理该案。

  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裁决,则是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习总书记说:“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把每一个案件都办成名副其实的“阳光案”,才是法律公平公正属性的归宿。 我们16位当事人家属相信在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法社会、法律最终会是公正的。

  恳请领导们在百忙中关注该案件,使各被告人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后期我们将会不间断的反映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处,中央军委,中纪委,中央政法委,中共中央信访办,焦点访谈,今日说法,凤凰卫士,等等媒体,报刊,以及全国各大法学院校,及全国的法律机构。

  尊请的领导们,案件至今己拖了一年多了,16位当事人现仍被关押在宜兴看守所,我们都是做父母的,这一年我们每位家人的心时刻撕心裂肺的在痛疼,谁家养个孩子容易啊!这将毁掉我们家的几代人啊?又将会给社会代来多少负面影响那?家里的小孩一直在追问爸爸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心酸啊……恳求您们领|导救

  救我们的家人。

  求救人:1879581233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