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关于惩处子洲县老君殿镇尚家沟自然村村霸李振平的请求

  子洲县委、县政府

  子洲县检察院、公安局、法院:

  李振平(原名:安李鹏),男,现年41岁,身份证号:612732197603140915,系子洲县老君殿镇张家坪村尚家沟自然村村民,原籍子洲县驼耳巷乡叶石湾村人。此人在1999年到尚家沟村当上门女婿以来横行霸道,长期寻衅滋事、欺压善良村名,使一个千年文明古村,变为一个民不聊生,村风每况愈下的烂干村,现将其恶劣行径反应如下,恳请县上有关部门给予李振平应有的惩处,还全体村民一个和谐稳定的生活环境。

  一、拐卖妇女,实施家庭暴力。

  1999年农历腊月23日下午,李振平假借帮忙为由,把安富堂大女儿安艳娃,骗至外村强行卖给他人。事发后,安家人费尽心机,几番周折在一个叫“洼坪里”的地方找到女儿。在此被拐卖的日子里,安艳娃身心受到重创。原本就有些精神恍惚的安艳娃,承受不了如此严重的身心折磨,病情日剧加重,导致后来精神分裂,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一个傻子。在李振平百般利诱威胁之下,安家人没能报警,只能忍气吞声。

  此事以后,李振平更加猖狂,对其妻子安改艳,经常大打出手,实施家庭暴力。安家二老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托人劝解无效。后来,安改艳不堪忍受李振平的毒打,几番离家出走。李振平借妻子外出不归为由,转而向老丈人丈母娘辱骂毒打。曾几次扬言要除灭安富堂夫妇和另外两个女儿。经本村好心人劝阻,安家人免遭毒手。后来,安富堂无法忍受这种恐惧的生活,举家外迁。十多年来,安家一直借宿在其妹夫家里(何家集镇玉皇岔村),有家不能归。几年前,安富堂在外生活困苦因病去世,现就剩老伴一个人依然在外艰难困苦的生活。即便如此,李振平还时常寻上门去向老人讨要养老保险和低保所得的钱,老人苦不堪言。实在忍无可忍,万般无奈之下,老人渴望有关部门能伸出援老助之手,为无助之女安艳娃的遭遇和安家人的不幸主持公道。

  我们在此附上,安家当事人,张贵珍老人的相关信息,以便调查取证。张贵珍,女,身份证号:612732195108290925,系安艳娃的母亲,现在居住在子洲县何家集镇玉皇岔村(其妹夫高生海家里),联系电话:15929012649。

  二、横行霸道,欺压邻里。

  2001年之前,村里当时电网还没有统一规划,有几户人家的电表就安装在李振平所住院墙外的电线杆上,他时常偷用别人的电表,后来有人发现后,他和别人大打出手。扬言要踏平尚家沟村崔马二姓(该村居民以崔姓和马姓为多数)。

  2001年,因地界问题与村里贺建军家人发生摩擦,他假借好意商量为饵,将其骗至隔壁。趁四下无人,在贺建军毫无防备之下,用铁锹将贺建军打倒在地,并且欲将其致死。幸好有人听到惨叫声及时赶到才免遭不幸。

  2004年,李振平经常将动物粪便及生活污水、山体洪水有意排放至相邻而且居低于他家的崔应军家院子,导致崔应军家院子、房檐多处变形。忍无可忍的崔应军曾多次找村委会及镇政府未果。后与其发生纠纷全家外出打工。见崔应军全家外出,他更肆无忌惮,用土掩埋了崔家烟囱,用羊粪添堵了崔家院子里的水井,现在已成危房,无法居住。村里人敢怒不敢言。

  2011年农历正月初八,本是人们喜迎新春的大好时光,可是李振平又将善良的崔鹏鹏一家列入欺凌对象。崔鹏鹏在担水的途中遇见李振平手拿拦羊铲无端辱骂崔鹏鹏及其家人,当崔鹏鹏担着两桶满满的水经过时,他还在骂,崔鹏鹏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吗?我不在家也不清楚,我们家惹你了吗?”不料就在此时,李振平挥动早己准备好的拦羊铲猛的向崔鹏鹏打下去。崔鹏鹏本能的用手挡住铲把,水桶落地,于是两人撕打在一起。后被闻讯赶来村民拉开,双双入院治疗,后经鉴定双方均为轻伤。经子洲县人民法院调解结案。崔鹏鹏为了不再纠缠一次性补给李振平经济补偿两万元终结。此事原本调解了,可李振平私自诋毁法院调解协议,并时常借此缄口向崔鹏鹏及家人寻衅闹事。

  2012年春季,84岁高龄的孤寡老人加维珍,崔鹏鹏奶奶在自家菜园子里种的瓜刚刚发芽就被李振平用锄头砍掉。老人敢怒不敢言,过了一段时间,农历4月11日,老人又去种瓜,李振平随后跟来,用老人手中的拐杖将老人打倒在地。在此过程中有人曾清楚的看到这一幕。报警后,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由于害怕遭到李振平的报复,现场没有人作证,李振平百般抵赖,说是老人讹诈他。与此同时,派出所民警没有及时查看昏迷倒地的老人伤势如何,且在一旁若无其事的说:“死了也有个十来八万顶着了”,在场的人都被吓住了。此时,该村村民马向阳说了句公道话:“我不懂法也不执法,但是你们执法机关的人员这么说话,我是听不下去”。试问老人腿部、腰部、臀部为何会有多道条形红印?派出所以无证据不了了之。老人至今提及此事泪流不止,事己至此,丧心病狂的李振平仍然没有罢休。

  2012年秋季,李振平先后砍掉崔鹏鹏家的一亩多土豆和两亩多谷子。国家法律对故意糟蹋庄稼有明确规定,可是报警后,此事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不了了之。这更助长了李振平嚣张跋扈的气焰。

  李振平村里闹事是经常性的,在村里邻里没闹过事的人家屈指可数。村民们越来越害怕此人,深怕哪句话没说好又遭到纠缠、报复。

  2013年下半年,崔鹏鹏在接送女儿上学的途中,经常受到李振平的辱骂,崔鹏鹏一次一次不于理睬。曾几次向当地派出所报警无果。同年11月21日,崔鹏鹏像往常一样接女儿放学回家,李振平在幼儿园里拦住崔鹏鹏于其纠缠,学校领导报警后,派出所民警把他带走,崔鹏鹏才脱身离开。崔鹏鹏回家吃过晚饭,和朋友一起开车去朋友家的路上又一次遇见李振平。他骑着摩托恶狠狠的紧跟其后,摩托上还带着砖块一路追来,眼看快到朋友家了,崔鹏鹏怕打扰到朋友家人,车在路旁停了下来。眼看李振平要砸车,情急之下与其撕打在一起,随后被朋友拉开。事后李振平也无明显伤害,崔鹏鹏为了息事宁人,经派出所调解一次性给李振平6000元终结。

  村民马向飞家人与村里人闲聊时,谈到关于崔应军房屋问题。不知怎么的李振平就以此为借口,经常辱骂马向飞,并扬言要给马向飞家羊圈养几十只羊下毒。马向飞及家人只能听之任之,有苦无法说。2014年春季,李振平强行将马向飞家的一块农田种上农作物。马家人敢怒不敢言,无处伸冤。

  三、寻衅滋事,破坏公共设施

  2013年冬季,李振平将自来水管砍断,导致全村两个多月用不上自来水。本村留守人口大多是老年人,天寒地冻用不上自来水,给日常生活造成实质性的困难。村民们集体到镇政府和当地派出所多次反映此事无果。

  2013年,村里耗时一年多,花费几百万刚修的崭新水泥路。李振平硬是用切割机挖了一道巷子,压了一条管子。把小河里的水用水泵抽到山上没有长庄稼的地里直流,泥水从山坡流到水泥路上,厚厚的积了一层。给过往行人通行带来极大不便,过往村民敢怒不敢言。

  李振平在村上拦一群羊,足有七八十只。羊群所到之处林地、庄稼几乎无一幸免不受糟蹋。尤其是近两年来更猖狂更放肆,不知多少次故意将羊群赶至庄稼地糟蹋。村民们有看法没办法,给当地乡政府和派出所反映又无济于事,反而招来李振平更加残酷的报复。

  2013年秋天,李振平将崔江河,崔小河,崔小江家共有的一片树林地强行用铁丝网围起,作为他家的羊圈。并且扬言:“老子就占了,你们能把爸爸怎么办”。村上有好多公共设施都被李振平搬走,全村人对此所见所闻有看法没办法,也不敢发表意见,深怕报复。

  四、无端猜忌,损害他人财物

  2015年1月1日晚上,崔鹏鹏在自己坡底停放的一辆吉利金刚汽车被人无端砸坏,有附近村民看到是李振平所为。当时报警后,因害怕报复不敢作证,至今未果。

  李振平使用家庭暴力手段打跑了其老婆安改艳,安改艳为躲避挨打受气,出门在外,四处流浪,李振平不出去找人,无缘无故、无凭无据一口咬定说是本村人马向国(现住榆阳区)把他老婆带走了,其真正目的是想敲诈钱财,未达目的后,便怀恨在心,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马向国父母亲的坟墓。第一次是2014年把碑的挑檐砸了;第二次2015年农历2月初八前把碑身砸成碎片,只留外框(这次报警后派出所的干警到现场勘查并拍照);第三次是2015年5月份又把碑的外框全部砸碎;第四次是2015年8月15日前把坟上的明桩楼和饭床给毁了,(这次派出所的干警又去现场拍照取证)。

  2015年10月2日李振平怀疑其老婆被马向国带走是马向军出谋划策的。所以就到老君殿中学马向军家里敲诈闹事,并把家门踏坏,报警后派出所的干警将其制止。李振平不但砸碑毁坟,上门寻事还在尚家沟村扬言要炸窑洞、烧门窗。虽然砸碑毁坟没有证据,但他上门寻事和近几年在村上的所作所为,足以证明他是此案的最大嫌疑人。

  2016年11月起李振平由于对崔文杰不满,多次到其家辱骂寻事,腊月29日下午,将停在坡底下的崔家的三轮车砸坏。

  2017年5月19日凌晨四点半又将崔文杰放在他哥家院内的一架玉米烧毁。除以上事实外,李振平还有抢种坝地、山上道路、破坏自来水管、砸坏村碑等恶劣行为。恳请子洲县人民政府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查清、侦破以上案件,恢复尚家沟村的文明村风,给全村营造一个和谐安宁的居住环境。

  2017年6月6日下午4:00左右,本村村民崔鹏在自家脑坂上挖防洪水沟。李振平突然在上方用石头半砖向崔鹏扔下去,崔鹏发绝后及时躲避才避免一场严重后果发生(此事有当时手机视频和派出所现场确认)。事后当地派出所给予李振平警告处分,一向为所欲为的李振平没有就此收手。本月9日傍晚,又将崔鹏打伤住院,现在还在住院治疗中……

  综合以上情况,李振平的所作所为激起了民愤,现今全体村民委员联名举报村霸李振平,望有关部门彻查及向村民取证,还村民一个安宁和谐的居住环境!

  老君殿镇张家坪村委会

  尚家沟自然村

  2017年6月11日(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