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一位农民打算在明日发表的代理意见

  

  天峨县法院不顾原告方的正当要求,在未查处被告方在诉讼过程中的毁物、毁证行为,未取得这些严重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财产损害的证据之情况下,定于明日——即2015年5月27日开庭审理原告因被告方的上述行为提起诉讼的民事糾紛案……
  迫于情势,其代理人打算在明日的庭审中发表下面这个不得不有点走题的代理意见:


  确认违法与财产侵权案代理意见

  我讲两点:
  一:被告搞的活动违反民法基本原则、充满欺诈,是借“竞价出租”之名行欺诈之实的欺诈活动。
  首先,被告开始说“通知原承租的经营户和社会各商户踊跃报名应租”,四天后却说“欢迎各位新老经营户报名竞租”。
  想来大家都知道:社会各商户”与“新老经营户”存在范围大小的差别——即前者是指社会公众,后者是指被告的客户。这一前后不符的事实证明被告一开始就在欺骗人;证明被告牙根儿就不想让遍布天下的社会各商户报名参加其搞的所谓的“竞价出租”活动。被告既然无心让“社会各商户”参加其搞的这种活动,肯定就不会面向社会公众发出通告、通知,这是由被告的真实目的推定出的结论,毋容置疑。同时,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已向社会公众发出通告、通知。
  故,其之所以制作通告、通知是为了骗人——即把根本不打算面向社会公众的活动说成是面向社会公众的活动。
  其次,被告的门面、摊铺不下几百个,但其只拿少数门面来搞,且一些要求参加竞价者交纳1000元保证金,一些要求参加竞价者交纳2000元保证金。这既是对其客户不能一视同仁的体现,又是不公平、不公正的体现。
  再次,在一天拿一个门面来竞价的活动搞不下去同时拿14个门面来搞时,被告分别制作了门面相同底标价不同的两种通告,分别发给不同的客户,让其客户了解到的信息各不相同。这既是欺诈的体现,又是不公平、不公正的体现。
  再再次,被告的客户有数百位之多,而被告已向法院提供的有伪造痕迹标题为“招租报名登记表”实际是摸底调查表的证据证实:连同明显是伪造的第一页正面的人数一起算,被告也只不过摸了几十位客户的底。像这种只摸了少数客户的底就摸到不属于其客户的某位社会公众的底去了的做法既不正常,也无公平、公正可言。
  最后,被告不仅在竞价的当日才让原告知道其承租的门面是竞价出租对象,而且给原告限定两个月的货物处理时间且要原告按中标价支付月租,这同样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纵观被告搞的所谓的“竞价出租”活动,欺骗性无处不有,根本没有公开、公平、公正可言。从本质上看,被告搞的其实是借竞价出租之名行欺诈之实的欺诈活动。
  二:被告的封存话动违法。
  封存是为了执法的需要,由有权的国家机关进行,作为企业法人的被告没有这个权力。
  再说,封存是打封条,而不是以非法手段阻扰原告的正常经营活动、损毁她的合法权益和财物。
  在双方因被告搞的所谓的竞价出租活动产生糾紛后,被告不走法律途径解决糾紛,在诉讼前后实施了其自称的一系列封存活动,即:
  首先张贴歪曲事实的封存通告,以此威胁原告、故意损害她的名誉。接着深夜捣毁原告的摊铺,拉石砂堵住门面。在原告无法进行经营,着手处理货物的过程中,又将门面的门焊死,把原告的财物堵在门面中,任它过期、腐烂、变质,从而给原告带来经济损失。
  当被其封堵在门面中的财物发生损坏后,又将门撬开,把被其损坏的财物推出丢在马路边不闻不问,并使部分财物去向不明,从而导致财物的进一步损毁灭失,导致其故意损毁原告财物之证据的毁灭。
  对这种在诉讼过程中的毁物、毁证行为,受诉法院有职责调查处理……受诉法院应当先调查处理这种毁物、毁证行为,查清被告方毁损财物的数量和价值,取得其给原告造成财产损害的具体证据后再开庭审理这起糾紛。
  被告先后实施的这种所谓的封存活动长达一年多,至今仍处于持续壮态。这是对原告的非法侵害,是明目张胆地实施违法行为。并给原告带来了精神损害和物质损失。
  综上,原告诉称的经营损失、实际损失以及精神损害等是被告的违法行为造成的,被告的违法行为与原告诉称的损害、损失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被告应当对其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害、损失承担法律责任。建议法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另外,受诉法院在中院已发文要求其处理被告方在诉讼过程中实施的严重违法行为,原告方在开庭之前先后多次要求查处被告方的毁物、毁证行为;先后多次要求先查清被毁财物的数量和价值再开庭审理该案的清况下。不查处被告方在诉讼过程中实施的上述严重违法行为,并在未取得被告方给原告造成财产损害的具体证据之情况下,开庭审理这起财产侵权糾紛案的做法不妥,我希望受诉法院及办案法官亡羊补牢、认真对待。

  代理人:胡支英
  2015年5月26日



  开庭传票


  

  中院的答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