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湖北一死囚被枪决9年后“复活”(图)(转载)


  
  儿子徐浩被判死缓,丈夫气死了,赵克凤家摆满了案件材料。
  
  2002年仲夏的一个早晨,抢劫犯“唐建敏”站在湖北省宜昌市郊外的一处空地上,凝视着脚下的黄土地,等到了法院执行死刑的枪响。
  
  在落网前大约一年的时间里,这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在当地4次抢劫独行女市民,并将其中两位捅成重伤。
  
  但事实真相是:这个曾经由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由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死刑犯“唐建敏”,在被枪决九年之后,依然活着。他已然娶妻生子,一家人常年在北京打工。
  
  被枪决的死囚“唐建敏”又是谁?记者调查发现,在死囚的真实身份下,还隐藏着另一桩谋杀案和一个已喊冤十余年的“杀人同伙”。
  
  蹊跷
  
  死囚宜昌被处决
  
  一个月后现身村头
  
  9月16日,“南水北调”水源地丹江口水库旁的河南省淅川县厚坡镇。65岁的前河村老支书李明占向记者提起村民唐殿忠家九年前的一桩遭遇时,他哭笑不得:“这事实在是太离谱了!”
  
  九年前的夏天,李明占受托转交村民唐殿忠家一份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称唐的儿子唐建敏因犯抢劫罪,被执行死刑,让家人前去领尸。
  
  唐建敏是唐殿忠的二子,时年30岁,常年在外打工。
  
  由于平素里父子关系很不好,他去到哪儿也不告诉家里,甚至不留联系方式。法院的通知,让村里人很是吃惊:这小子在外面违法犯罪,被枪毙啦!“当时唐家没人,也就无人去领尸。”李明占说。
  
  一个多月后,村里人再次大吃一惊:已经“死”在宜昌的唐建敏居然回家了。当时,这位刚从北京打工回来的青年搞不懂:乡亲们为何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唐建敏今年过春节还回来过,他带着老婆、孩子在北京打工。”李明占说,“我们到现在都纳闷:法院是如何判刑,又如何验明正身的?”
  
  真相
  
  冒用表哥身份在宜昌抢劫
  
  落入法网被就地枪决
  
  既然唐建敏还活着,而且并未到过宜昌,那么,被处死的人又是谁呢?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年的刑事裁定书中写道:“1972年8月21日,出生于河南省淅川县的唐建敏,于2000年9月30日晚,穿夹克、戴帽子跟踪女子黄娅,在宜昌市珍珠路实施抢劫,抢走黄娅身上的一部手机及钱包。此后,唐建敏又连续作案,抢劫三名女子,并将其中两人捅成重伤。2001年8月19日,唐建敏被警方擒获。”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和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判处“唐建敏”死刑。“唐建敏”认为量刑过重,提起上诉。
  
  湖北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并由院长吴家友签发了执行死刑命令。宜昌市中院于2002年6月6日对“唐建敏”执行了死刑。
  
  关于在宜昌被处死的罪犯“唐建敏”的真实身份,多年以后才为前河村人所知晓。
  
  2008年8月,一名从北京来的律师找到唐殿忠,询问张文华与他家有何关系。唐殿忠告诉远道而来的律师,张文华是唐建敏的表弟,家住湖北襄樊(今襄阳),是姐姐唐殿荣的儿子,但已经很久不来往了,他和姐姐家也多年没走动。
  
  律师告诉他:张文华就是死在宜昌的“唐建敏”。
  
  张文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何冒用表哥的身份,直至最后被处决?
  
  襄阳市政法机关给出的答案是:张文华是一名一直未能抓获的杀人在逃犯。
  
  谜局
  
  官方疑似早知死囚冒名他人
  
  知情者婉拒记者采访
  
  张文华“冒名”被枪决是谁发现的,何时发现的?记者来到宜昌,未得到理想答案。
  
  根据湖北省检察院鄂检控申回复[2009]23号回复函,是徐浩母亲赵克凤去信反映“唐建敏实际未执行死刑”后,该院才指派宜昌市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开展调查的。
  
  经查阅卷宗,走访办案人员、照片对比、文检鉴定后确认:因犯抢劫罪被执行枪决的实为冒唐建敏之名的杀人犯张文华。也就是说,死囚张文华被执行枪决七年之后,2009年,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出具的官方回复函,才最终确认了他的真实身份。
  
  那么,徐浩母亲赵克凤是如何得知张文华冒名被处决一事的呢?
  
  赵克凤告诉记者,张文华被处决,是2008年自己从襄樊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姚家联处听说。
  
  姚家联是何时得知张文华已冒名他人被执行枪决?记者联系上姚家联,姚称已退休,无意再提起此事,刻意回避了记者的提问。
  
  困惑
  
  死无对证“疑案”难侦查
  
  被“举报”者喊冤要清白
  
  张文华的死,让其“举报”的“徐浩杀人”难以对质,成为一桩身后疑案。在他逃亡期间,徐浩被抓,并被认定有罪,判处死缓。但十多年来,徐浩一直喊冤。他还苦苦等待着,那已被枪决的张文华有朝一日能够“落网”,以查清这起谋杀案,还自己一个清白。
  
  根据湖北省襄樊市中级法院的认定:1997年7月24日晚,张文华与襄樊市传染病医院职工李峻为嫖娼产生矛盾,张文华遂生杀李之心。7月25日上午8时许,张文华邀约徐浩共同杀李,两人商定用酒将李灌醉后杀死。
  
  当晚9时许,张、徐二人将李骗至张家,张文华从李峻背后把李抱住,徐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绳猛勒李峻颈部。张用一铁锤猛击李峻头部后,也用绳索紧勒李颈部。见李死亡后,二人骑摩托车抛尸,并用尖刀乱刺李峻的脸、颈、腹部等。
  
  法院最终认定的事实与张文华的“举报”有出入。
  
  张文华一死,徐浩的案子也成了死无对证的疑案。
  
  9月16日,湖北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新闻发言人徐汉明称,该院已着手重新梳理该案,如确有重大疑问,将进行再审抗诉,要求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予以再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