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涯杂谈 > 正文

生死二十年,何日见青天—— 一次难忘的求医

  


  自从伏羲氏作《天元玉册》,中华大地便有了“医”。“医者”经过千万年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日积月累的行善积德,到了上世纪初,其信誉如日中天,医生受人尊敬,被称为“白衣天使”。
  然而,医学历史演进到“改革开放”年代,中国医生千万年来积累起来好名声戛然而止,短短一二十年,便声名狼籍,真是成名难,毁名易。
  从前的医生,淡泊名利,以治病救人为主业,凭技术吃饭,谁治愈率高,谁救活人多谁有本事;医疗市场化后的医生,追名逐利,以赚钱为主业,谁卖的药多,谁卖的医疗用品多,谁的收入高,谁就有本事,谁就能容易升职,医生成了商人;至于患者治死治活,治好治残,医生并不关心(不是所有医生,是部分医生)。
  医改刚开始时,医生采取开大处方,让患者多吃药,多卖药。然而医生是社会精英,有一等一脑袋,仅这一点小利当然不能满足。智慧且心狠的医生很快就发现,治死治残比治活治好更赚钱。于是部分医生又玩起了计谋,比如先将患者用药物损伤,把小病改成大病,把急性病改成慢性病,那患者的钱就源源不断地送来。让你治一次病,变成治一世病。比如骗着让患者成为实验品,让自己写论文有材料,好升职。如果有人要问:你说话有何根据,莫非你在摸黑医生?非也。我有真实事例,可以说明。
  金华市中心医院消化科的魏龙富就干过这种事,至于他是不是经常干,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被他看过一次病,就百病丛生者,也许中招了。
  1997年7月22日,我因腹泻求治于魏龙富。魏龙富问:你看什么病。我答:我长久腹泻,什么病我不知道,你是专家替我查一查。魏龙富微微一笑:可能有结核病,肠结核也会腹泻的。我说:就查一查吧。魏龙富给我开了结核杆菌0T试验,T3 、T4、 TSH化验单。1997年7月25日,护士在结核菌化验单上画了一个阳性(十),我接过化验单问护土一个阳性代表什么意思,护士拿回化验单又加上半个阳性。(1995年我因急性气管炎,在该院呼吸科住院,也做过0T试验,是阴性的,这次却是阳性。)
  于是,魏龙富,给我开了三种药,异烟肼、利福平、乙胺丁醇。并对我说"如果服药后,发现尿色红,别害怕,是药的颜色"。正因为服用了这些抗结核药,从此我的人生变成梦魇一般。
  我服这此药,第一天出现红色尿,一周后出现腹痛,二周后出现肝区灼痛,并在腹部出现一粒粒的疹子,腹泻越发严重,一天要腹泻三十多次。我看了药品说明书后,停了药。停了药后,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尿依旧红色,肝区灼痛,腹中灼痛,两肾区灼痛,身上血管中好象灌水开水般难受,特别是腰部、臀部、肝区痛得难以忍受。很快意识变得迷迷糊糊,晚上睡眼时抽筋,全身冒汗浸透衣服,思维很吃力,我站不起来,只好躺着。我很想去金华中心医院去复诊,但我去不了,我右则鼻孔流血、牙缝流血、拉黑色大便,小便是血,身上皮肤内渗血。家人以为我就要死了,准备着后事。我就这样躺了三个月 ,意识开始有些清醒,于是我就写信给魏龙富,写信告诉他服药后的情况,并告诉他我无法来复诊,问他有没有办法,救救我。我很难受,写几个字歇一会,就这么一封短信整整写了七天,我原以为这些求死扶伤医生是很善良的,一定会回信,谁知信寄出后石沉大海。
  那时,我认为如果是抗结核药的不良反应医生一定会回信,医生不回信,我一定得了乙肝,我以为错怪医生了;家人、邻居都说当医生的人良心都很好,别错怪医生。我很难受很痛苦,我想解脱,可又怕老母亲承受不了。
  1998年5月19日,老母亲扶着我,到市防疫站查肝病,检查结果是没有传染性肝病,医生说肝、肾区痛有可能是抗结核药造成的,教我到医院去治肝病。
  我很难受,身体象浸在开水中一样,灼痛,乏力,我的右臀关节瘫痪一样,不能正常活动。我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终于恢复点力气。1998年7月13日,到市(县)中医院治肝病。经过检查,我乙肝三系全阴,但肝功能显示,我有肝炎。医生建议,到金华市结核病医院去治疗。
  1998年7月15日,经过金华市第三医院(金华市结核病医院)检查,结果是:没结核病,有药物性肝炎,脾脏徧大。
  结核病医院医生说:0T试验,一个半阳性,叫弱阳性。表示过去曾经感染过结核菌,免疫系统产生抗体,已杀灭了结核肝菌,表示没有结核病,这是个医学常识。我换了好几个结核病专家,都说误诊误治。有医生提醒,谁开的药叫谁负责。
  是误诊误治?但魏龙富是金华市唯一一家西医三级医院的专家,没有医学常识?可能吗?
  究竟是不是,误诊误治,我要找魏龙富,弄个明白。可我整天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家人都说,这事很麻烦,等身体好一点,让我自己跟他说。没有人帮忙,我没办法,到不了金华。后来,我在本市吃了大量中西药,身体有点好转,但家财也快消耗尽了。
  1999年10月15日,我终于在门诊找到魏龙富,谈及此事。他开了化验单,验小便,验肾功能、验肝功能、验血常规,开了药。并说,只要来复诊,会好的。大概化了400来块钱(已记不很准了)。我的天哪!被他治坏了肝,他反赚起了治肝的钱。
  可是,吃了药后,没效果。肝区照痛、腰部照痛、血照流。如此下去,我必然比吸毒还穷得快,很快就要成为乞丐了,可是身有重病,行乞都难啊!
  我思来想去,把这件事写信告诉了院长。院长很快就回了信,信的意思是,叫我吃田基黄之类的草药试试,并还说我可能感染吸血虫,得了肝硬化,叫我去查一查。我照着做了,还是没效。看来,医院在愚弄我。
  2000年3月(可能记不准了)我把这件事,写信告诉告了金华市卫生局长。2000年5月的一天,乡卫生院院长郎某和村医疗站医生童某,来到我家说:中心医院明天叫你去,会把你治好的。(事后,我才知道,那天中心医院的人,己来到乡卫生院,已经将我有没有靠山调查得一清二楚。)第二天,我在母亲和同伴的帮助下,来到了金华中心医院医务科。在医务科,自称科长的人和魏龙富都说没有误诊,当我翻开医学书籍,摆出证据时,魏龙富又说:是实验性治疗。噢,原来我被实验了。后来,科长和魏龙富都口头上承认是误诊误治,但要治好必须我自己付医药费。真是好不要脸!我要求医院减免费医药费,那科长说:“被误诊误治的人很多,都象你一样,医院岂不要关门了,不能开先例。”科长又说:"是魏龙富把你治坏的,叫魏龙富付医药费",魏龙富说:“我是替医院看病,叫医院附医药费”,他们就这样推来推去。推了一阵后,他们终于说出真话:“你有本事,去打官司,打赢官司,医院赔给你。没本事回家拿医药费来治”。魏龙富一遍遍地催我打官司,说:如果不想打官司事情到此为止。
  我知道,凭着我病重的身躯,再耗下去,只能把自已耗死。下午,我出了医院,路过金华广场。广场上正好有法律咨询,我把事情讲给律师听。律师说:打医疗官司,要通过卫生局做出医疗事故鉴定,做医疗事故鉴定的仍然是中心医院专家,卫生局理都不会理你,别说打赢官司,官司都不会让你打。
  我不死心,因为不打赢官司,我没钱治病,我会死得很惨。我休息一段日子后,我把材料复印好后,找到金华市卫生局医政处,一位名叫周侃的人接待了我。可是我从上午坐到下午,他都很忙,直到下午四点钟,我己饿得受不了,他才说:“卫生局受中心医院领导,卫生局无能为力,你赶快到中心医院去,否则天要晚了"。我只得回家,当我到达当地县城,己身无分文。我只得拖着病重的身体,徒步回家,路上老母亲和我走走歇歇,十五公里路,从下午五点走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夜里还淋了雨,淋雨时我死的心都有。
  由于,这次徒步劳累,我又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以后我再向卫生部门寄材料,再也没人理会了。
  可是,事情还没有完。由于我丧失劳动力,父母为了赶农活,只得在田边搭个茅屋,白天我们都住在茅屋里。有天夜里我一个人从茅屋回家,刚到家门口,只见几个人打着手电翻窗进了我家,我不敢与他们正面冲突,只得逃跑。第二天检查发现,这些人精准地拿走了院长寄给我的信及一些医疗差错证据材料和一些病历,好在我有些病历不放在家里,否则影响治病。究竟是什么人?我不可妄加猜测。后来,村医童某还跟我说,他在中心医院免费治疗酒精肝,出院时医院还送给他一箱药,大概有功得赏吧。
  这件事,虽然已过去了二十年,但却刻骨铭心。正由于这此医疗差错,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过着贫病交加的痛苦生活,受尽别人的欺凌,也拖累了家人,甚至影响几代人。
  正因为经历这件事,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们生活的社会并不文明,而是现代式的野蛮,所谓的法制是这样虚伪,某些肉食者是如此伪善。某些人虽然长着现代人的躯壳,却满脑子以强欺弱的原始丛林思维方式。当年,虽然没有“医患关系”这个词,但我已感到医疗界的不平静,正因为某些人对无良医生的长期放纵,才会有今天的医生形象受损,杀医、伤医事件频发。今天,医疗界将紧张的医患关系,怪罪于新闻媒体,却不作自我反省,不懂自律;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只要医疗界诚心为患者服务,患者自然相信眼前的事实,媒体想炒作也不过是无米之炊。
  我这此医疗差错是在治病过程无意中发现的,它是那样深奥、隐蔽,要不是好心的医生提醒,即使死了,也不知怎么死。我要告诫善良的患者 ,医院不再是一方净土,医疗界有千千万万的善良医生,也有百百千千满身铜臭的无良医痞,医院其实很“江湖”。医院,充满陷阱,看病人要小心。
  也许,当年当事人,或许退休了,过着安逸幸福的退休生活;或许升职了,享受权力的满足感;我却由于这此医疗差错不断向着肝硬化演变。现在我缺钱治疗,腹部在不断膨胀,提心吊胆生活在生死线上,也许在世为时不多,所以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世人,引以为人戒。
  我要奉劝那些逐利小人,医生是君子职业,医疗是良心行业,不是逐利行业,人生不过昙花一现,名利是雪泥鸿爪。如果利用医疗谋不义之财,受害的不仅是患者,也会玷污整个医疗行业,害了同行。不要以为医学别人不懂,可以瞒天过海,但天地之间似乎有一般正气存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没有淡泊名利的豁达胸怀,求求你们别入这一行。想发财去行商,要掌权去当官。
  我多么希望能驱散肝病的阴霾,能看见头顶有一片青天。
  不知广大网友,对医疗界有何看法?
  (本贴所说的医疗差错,纯属真实。如有虚假原负一切责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