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涯杂谈 > 正文

对不起,你侵犯了我的心灵距离

  我去学生家教英语,小区太过豪华,保安又太过清闲,所以每周都去还是要例行登记。这个没有问题。问题是,我登记完了,保安好奇心爆棚的来上一句,你教英文,一个小时多少钱?

  我教英文,一个小时多少钱,不影响你对小区治安的管辖吧?我告诉了你,你的工资会涨吗?我不告诉你,你大概会觉得我高傲吧?

  可是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告诉你,因为这件事,none of your business.

  我在地铁里,也遇到过类似无聊的事情。一个邻座和我搭讪,你上班时间不在办公室,你是做啥工作的啊?不想回答,可还是礼貌的说,培训师。他立马起劲了,培训师啊,这个工作好,赚的不老少的,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不好意思,要么我告诉你,30块?要么你回家收麦子?

  我是一个小镇姑娘,正因为如此,每次出门碰到的熟人,都是这样的陈词滥调,怎么还没结婚啊,不要太挑了。你的工作不稳定啊,还是回家做个稳定的好,中午走路到家吃个热乎饭,爸妈也放心。最近胖了么,小姑娘不要太胖,太胖不好嫁。巴拉巴拉巴拉。

  以上举例都是,赤裸裸的侵犯我的心灵距离。何为心灵距离?我都不知道这是否属于我单独创造的概念,即,尊重他人的隐私和价值观,保持一定的距离,别人不说,你别瞎起劲的问,更别瞎起劲的指导,别给双方都添堵。

  比起不合时宜的切入隐私,挑战他人价值观的,更让人不舒服。昨天居然被我遇到了,挑战我的,居然还是我95后的小妹妹。

  这位姑娘98年,天生丽质大长腿,父母属于中产,家境不错没受过什么挫折,考了一所三流大学,混得顺风顺水。平日最大的爱好大概就是以聚会的名义发起个小团体,让哥哥姐姐为她买单,再听她剖析人生理想和处世哲学。

  上一次她挑战我,是因为我放弃了高校的兼职中文老师。这是我专业领域的东西,具体不展开讲。争论的焦点是,她认为这份工作至少“听起来高大上,也有希望做全职”,如果有一份为你缴纳社会福利的工作,可以不让你父母为你揪心,光鲜又体面,何乐而不为?

  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跟她说明白,我想要全职的工作是分分钟的事情。我只是不想因为一个好听的抬头,被过分压榨剩余劳动力而已。最后抛出的观点是,我即使失业,也是我的事,不需要别人多操心。姑娘才肯作罢。

  那次我已经隐约感到她企图侵犯我的心灵距离,但还是努力宽慰自己,也许她就是一番好意。一个小我十多岁的孩子,争强好胜是难免的。她想要的,不过是把自己三观强加于别人,让别人服帖的成就感而已。

  昨天的矛盾,其实也是很小的开始,先是说了,作为一个自理能力不咋的的姐姐,为何还不愿意尝试,不愿意改变?后面还谈到,跟朋友能借到钱才是真朋友。

  听上去,她说的的确很合理。如果以后要一个人生活,需要有自我生活的能力,需要从现在开始一点点努力,而不是过度依赖父母。肯借钱给你的才是真朋友,这是一种衡量友谊的象征。

  但我很不喜欢她说话的语气。

  比如,“你觉得你和我比起来,你比我大了那么多,有什么基本技能方面的过人之处?”

  这句我想了很久,回复说,“我比你坚强,我比你多经历了很多事,这就足够了”

  然后她继续为自己辩论“你要想想为什么你碰到的事情我就碰不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是,你遇到那么多挫折是你不聪明,不理智,不会随机应变,云云。

  最后她还来了句总结性发言,“因为你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根本不care别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有那么多的朋友而你没有,我的父母也对我很好”

  Enough!

  我觉得她的侵犯已经到了攻击我的程度,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我亲戚家的孩子,我已经把她拉黑了。试问谁不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要如何才能生活到别人的世界里?我是否care别人,又不是一句两句和你讲的清楚,我无需证明,我觉得即使我证明了,也很愚蠢,因为每个人理解本来就不同。随着年龄的增加,朋友们越来越忙了,很多人有了家庭,工作也很充实,需要倾诉的时候约出来见个面,我觉得就可以了。并不需要以“他们肯借钱给我”来衡量,因为以成熟的职场人的思维来衡量,向朋友借不如向银行,大家都不容易,何必尴尬?至于父母,我的父母对我也是极尽宠爱的,我难道一件一件具体摊开来讲嘛?我妈的确会抱怨我懒,不做家务,可是如果哪天我妈需要我,我当然义不容辞。难道这姑娘以为,我爹妈不疼我,我是从小被虐待大的吗?难道她父母永远看她天花一朵,挑不出一丁点儿错?

  我觉得昨天和她争论,拉低了我的层次,我为自己变low而感到很难过。在做家务这件事上,我一直主张妈妈请个阿姨,每周打扫一到两次,只是我妈妈永远不会明白机会成本这个经济学概念。我那个和我争论企图说服我的妹子也不会懂。所以我也没有花口舌去教她。

  如果如她所说,我的经济能力将来会不够宽裕到舍不得请阿姨,凡事要亲力亲为,我也接受,面对现实。但无论如何,这是我的事,与她无关。我不需要她教条主义的来说服我,语气还很不友好。对我来说,她只是一个啃老的95后,喜欢到处蹭人便宜,上了一所三流的大学还耻高气扬,以为自己经历了多少山山水水的人生。

  她侵犯我心灵距离的事,我记住了。作为亲戚,也许我们以后还是会出来吃饭,也许依旧是我买单,但是,我们讨论的话题,大概就会局限于哪款手袋更好看,哪个饭店的菜更地道,是不是该养只猫咪了。

  生活中永远有这样“冒犯”你心灵距离的人存在,我没有气力去一一回敬。讲的不好听一点,一只疯狗咬了你,你难道还去回咬它吗?

  如果,有人侵犯了我的心灵距离,那我就选择远离吧。

  引用一小段Sandy姐讲述爱情的歌词,来结束今天的故事:

  其实,真的想让自己醉

  让自己远离那许多恩怨是非

  让隐藏已久的渴望随风飞

  请忘了我是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