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恳请仁者援手:这场席卷两岸三地的“网络霸凌”团伙,何时才能不再纠缠!

  

  恳请仁者援手:这场席卷两岸三地文化、娱乐圈及媒体的“网络霸凌事件”始于2014年底,

  至今整整2年半了!!! ———也许您不知道,也许您早已风闻。



  一、肇事团伙组成:

  团伙主谋:是一个自称诗人的知名小说作者,写有多本“淫秽小说”在大陆被禁;

  协从者1号,是活跃的词曲创作人、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曾怒斥自己节目遭停播);在公安局有案底;
  2号,是小有知名度的网络写手,豆瓣阅读作者,微博经常满口脏话;

  3号,非专业却自称通俗心理学作家,曾是某著名相亲节目嘉宾,言辞刻薄,前段曾在节目中受伤。

  某艳星:她宣传出身苦,可一出名就开始欺负霸凌他人;

  她的平民师爷:随着这个闹事团伙露脸了。她是不屈不挠、窜唆团伙男的 “性犯罪”的动力源。

  男主谋的女友团,都是文化文艺女名人,是他的“网络霸凌”打手:

  主要打手:

  1号,是女友团打手中最卖力的,自命女友团“皇后”。社会身份自封国内女性“女学”掌门什么的,写一些“教育妇女”的书类;

  2号,出身富裕家庭,不用上学读书的富二代,表面上标榜“新淑女”生活方式,自称画家、开网店 。 活跃于团伙中争宠,推波助澜事件;

  3号,是台湾有名的身心灵作家,年纪一把却硬往这个团伙贴,终于成为主力打手之一;

  4号,表面上讲国学、貌似高大上的医生。为了3号男与艳星私下交易,参与网暴;

  还有一些女人,不好一一赘述,有些储存在我微博 。


  二,媒介: " 隐语 "、" 图片语 " ,—— 手段隐蔽、机伪诡诈,难以报案解决!

  三,事件的本质:“网络霸凌”!因其手段隐蔽、机伪诡诈,无法以法律解决;

  四,目前状况:十几位两岸三地最著名的高僧大德及许多文化名人,共同调解1年半了,

  但 肇事团伙自恃“隐语、图片”无法取物证,傲视政府和法律;

  他们毁骂高僧们、辱骂恐吓广大文化精英的劝阻;以团伙形式长期肆虐中国文化领域的道德环

  境, 纠缠不休,毫无放手迹象。


  我实在是不得已,求助于广大仁者公众的援手!!!


  我的个人资料:
  女,53岁,河南医科大学毕业,毕业后做骨科医生;后随家庭迁居广州,转行于外企工作。做过5年业务经理、及8年培训经理。丈夫在医院工作,儿子读大学。
  父亲生前就职于部级设计研究院,母亲是高校教授,妹妹在欧洲做公司高管。亲戚朋友许多人在医院和学校任职。我于二十多年前开始信佛,半生奉公守法,根本没有得罪这些人。


  ——— 事件过程:

  事件始于2014年底。(我与他们都不认识,至今从未谋面。)

  2014年11月底,我在微博上无意中看到肇事主谋的微博,极短暂的微博文字互动,对方却提

  出“过份要求”(我与之微博文字互动最初,已在微博上明确说明我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

  我当然没有同意。

  从此,他集结他的女友群、帮凶们,按照他的发号施令,开始了谩骂、诋毁、耍流氓,侮辱妇女心

  理为手段的“精神群殴”———漫长的“网络霸凌”!


  他们长期窃听、窥视,黑电脑、手机,在新浪微博上用各种寓意大耍流氓、下流侮辱妇女人格,

  以此为乐,无法自止!整个行为完全无法理解,匪夷所思!

  他们不断变着法调戏、侮辱!他们集中以性侮辱、性侵来羞辱、恐吓、刺激、折磨女性心理,

  意在碾压女人的精神心理!

  那时肇事主谋曾在微博中扬言:那是在做文学实验!他要用这种刺激、折磨,拆零散我的人格,

  压垮我的心理!!!

  一个正常生活的女子,平时连粗话都很少听闻,遇到这种际遇,真是感到极大的心理伤害!

  很快得了抑郁症。


  如果只有一个人作恶,可能骂够了就散了。问题是他们不只“三人成虎”,是一个势力团伙,

  他们被肇事主谋结伙,他微博摆明要求每一个愿意和他保持朋友关系的人,必须骂我!

  才能被认可。

  这种精神群殴一个没有还击之力的百姓,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于是这成了一伙人结党取乐的共同

  乐趣!

  为了防止我不再上微博,他们竟用我儿子恐吓我,是要利用我的担心,吊住我不得不去看去!

  我感到极大的伤害、恐惧,我也想不通这和平盛世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开始,周围微博的许多文化娱乐名人明星,发现了这种过程,对他们结伙作恶纷纷劝告、提醒,

  结果他们均以无赖谩骂相对!目中无任何人!

  曾经挨过他们谩骂捉弄的名人,有不少是国内非常受人尊敬的大文哲名人、大明星、大记者等!


  后来他们采取“因人而异”对付:对“有直接利益”的人,就拉拢;对基本“用不着”的人,就

  戏辱谩骂,以势压住对方!

  对于那些文艺圈的年轻人,他们嘲弄挖苦,以别人的事业来恐吓!

  一时间人们都敢怒不敢言了!

  对于还敢发声的名人,他们威吓别人是孤岛。。。


  自此,肇事主谋就开始了不断为自己的缺德行为找理由,对同伙及观众不断洗脑,

  其一就是事业成功了,

  到顶了,有钱有名了,就应该想干啥就啥!以“玩乐”助兴无聊人生等等,为自己仗势“欺男

  霸女”的缺德行为开脱!

  对那些担心有碍事业形象的团伙成员,肇事主谋以“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三不作为网络暴

  力团伙的座右铭!

  他以“文艺”为外衣,包装种种邪见,借助外企高管带团队的手法,不断给团伙成员洗脑、蛊惑

  观众,迷惑人心!模糊着、拉低着、毒害着 中国文艺领域的道德底线!


  一时间这股“恶风、邪风”招摇肆虐,不可一世!


  时间长了他们开始顾及自己的利益安全,更注重隐蔽包装:

  他们把一场“残酷的网络暴力”,装扮成“追女人”的游戏,以蒙骗外界!

  用 高智商游戏 、文艺外皮、名气成功、哗众取乐为糖衣,掩盖着其恶毒下流、变态的目的!



  ——— 在这个事件中,暗藏的“最不可思议”的险恶,是某个知名艳星,只因她和她的平民师爷,

  认为她男朋友(“霸凌纠缠”的一个帮凶)对我有意思!

  她们认为我活着,她就占不全那个男的心思!?好像我一死,那种男的就会忠诚她 !?


  那女师爷,渲染夸大与此无关的我, 导致那女艺人把视我为眼中钉,也为刺激那几个肇事男对我

  增加夸大的好奇心!

  2014年开始,她俩竟开始谋划以艳星“色相肉体”为诱饵,吊肇事主谋的胃口,窜唆其对我实

  施“性犯罪”作为交易!!!

  当时周围不少博主都看出这个悄悄进行的密谋,好在及时被一位作家坚决的劝阻了!!!


  那位平民女师爷,我与她并没什么交道,早前也没什么“得罪”,她说是 “看不惯我 ”。

  一直以来,她不断激发着肇事团伙各方,出谋划策、火上加油,一直不舍任何机会,刺激、窜唆

  艳星及几个 “肇事男” 重新密谋“性犯罪”来达到彻底整垮我身心的目的!


  她大概认为窜唆他人乱来,自己可以毫无成本,她唯恐此事平息,为了整死一个仅仅是看不惯的

  人,也为了看天下大乱的热闹!

  除了主谋,她也是这个团伙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激发源!


  在这起网络霸凌中,肇事男的女友群, 一些著名文化女名人,她们为了利益和欲望,争相邀宠、推波助澜、比着出谋划策,变着法打击我,以表现自己争宠!使得事件更加无法停止!


  以致于我(50岁)就中风住院!!! 。。。



  ———微博求救于高僧们:

  我当时走投无路,没有“明证”报案,即使报了案,肇事者掌握着黑技术、高智商,他们可以“再度”窃听他人隐私,要挟任何办案人员。

  2015年12月初,作为20年的佛教徒,我用微博求救于两岸三地我所知道的一众高僧大德!

  高僧们及时开始调解,但肇事人根本不怕高僧们,他们吃定高僧没权、讲慈悲、爱清誉。不但不听劝告,

  第二天就开始了漫长的诽谤三宝!这是下地狱之恶因,可见肇事者的狂妄、不可一世到了神经不

  正常的地步!

  对于高僧们的清誉,他们肆意泼脏水!以“隐语、图片语”诋毁戏弄诽谤,机诡狡诈、下流之极!!!

  他们用意很明显,就是要骂退爱清誉的高僧们,然后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觉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们不忌因果、不怕报应、藐视法律,毫无道德!只要能自己开心,就不惜逆着天道而行,以损人自损!

  高僧们荣辱不惊,依旧苦心劝导、耐心调解!


  调解的过程中,大家都慢慢明白了:

  在高僧们明察秋毫的法眼中,任何人都隐瞒不了瞬间的心思,更无法进行不承担后果的“乱来”。

  肇事者短暂的敬畏,压不住更加的不满,因为高僧们障碍了他们预谋的犯罪。并且他们任何的起心动念,也瞒不住了!

  于是,他们开始了疯狂的与高僧谈判“罢手”的条件。

  他们意欲利用高僧的能力,对我 "加" 各种题难考验。过关了,作为放手的条件!

  实际上永远也难符合,因为他们故意找茬刁难。

  比如,只要我使用自己的微信联络亲朋好友、发朋友圈、或用自己的电脑浏览网络,或在自己手机前家常说话,即被他们通过黑技术窥视、窃听到,于是马上各种歪曲,集体鼓噪着,争相要求高僧“加”处罚我!


  ——他们的这些活动,实实在在地“自证”了违法的 窃听、窥视!!!这种情况一直有文艺界精英大众在观察着!

  —— 更关键的,是这几个月我已请求了大量的警方微博,以及政府微博,共同目击!!!


  肇事者们提出要求“加”我的名目,真是千奇百怪,变态心理下流无耻不可理喻!

  且常包含诡诈的圈套!

  他们不断和高僧 “谈条件”,想借条件来达到孤立我、围困我、打击我、消磨我、摧毁我心理

  健康,甚至于逼疯我”而取乐!

  更想迫使我对“救我性命之危”的高僧们,产生对立情绪及言论!迫使高僧们放弃救度调解。

  所以过程中,即使我“过关”终于圆满,这伙人也立即对调解人耍赖作废约定!因为他们的目的没达到。

  这样的无赖恶徒,谁能谈判下去呢!


  但是,肇事者们的险恶心念还在,“女艺人和师爷”还在寻机煽动“性犯罪”!

  老百姓的生命依然面临 “隐患危机”,高僧师父们慈悲为怀,始终没有放弃“调解”这场事件!


  这个团伙内,当有人担心或厌倦时,就有另一些人鼓励、窜梭 坚持下去!

  他们互相牵扯,三人成虎!周围人根本看不到这个事件的止境!

  团伙里邪恶心理互为交织,像一股巨大的无法抑制的恶能量,躁动不息,“隐形地”公开肆虐于

  中国文艺界,污染着精神领域的健康环境!


  他们所谓的讲条件,处处夹裹着对调解高僧的诋毁要挟,以“自作孽”赚取高僧怜悯、不愿他们

  造太多地狱业果报,不得不周旋于他们的纠缠,他们就认为自己抓着个挡箭牌了,更肆意妄为!

  他们的恶行,在他们自己的喧哗中,“豆豆豆”,总算表演齐了给大众看!



  他们逼迫我至中风,我都没有找警方、政府,为给他们留余地!

  但是他们无休无止!逼迫我找警方,谓之YOUKU,求告!逼迫我告状!

  然后他们竟在公安部、文化部、等大量警方注视下,依旧恶意纠缠、闹腾不休,证明自己就是窃

  听了、窥视了,就是用隐语毁骂侮辱了、就是网络暴力的本质!谁拿他们都没有办法!

  肇事者完全视法律为无物!


  ——— 他们的恶劣纠缠、自作聪明,实质上就是在向警方、政府及大众“证明犯罪 ”!



  —— 事件发生2年半,高僧们调解1年半!

  肇事团伙以为死缠住高僧们,一旦事件曝光,他们就可以诬赖僧众,以抵赖自己的“网络暴力”恶行!

  现在大家看看他们的表演,再问一下文艺界、宗教界的熟人,就知道这个事情,不是我编造的了!

  —— 两岸三地、国内 外、不同门系的一系列著名高僧大德;
  —— 以及许许多多文化娱乐名人、明星、精英大众;
  —— 以及观察了几个月的公安部、北京警方、文化部等;
  都是目击者!




  恶劣影响遍及两岸三地:


  2016年开始,此事已逐渐被两岸三地文化界、娱乐圈名人们大量围观!

  成了中国互联网出现后,最令人匪夷所思、波及区域极大的 “网络暴力”飓风!


  但他们作恶的手段隐蔽,导致“法律诉讼”的困难、舆论援助困难,这也一直是他们肆无忌惮、不思休止的原因。


  想想很后怕,如果是那些无明证去报案、也没想到求助宗教团体的女子,被这种恶团伙盯上了,

  也被他们这样长期纠缠下去,会发生什么? 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肇事者虽然不敢在现实中“犯罪”,却依然肆无忌惮在微博网络上恶毒诋毁、纠缠不休!

  他们以窃听、窥视我和家人手机电脑为“原料”,各种歪曲找茬,然后以讥毁高僧为要挟,没完没了

  纠缠!

  他们提出“加”我惩罚的名目,心念恶俗,变态下流到不可理喻!他们居然以此为乐!

  长达2年半了,依然恶毒纠缠不罢手。。


  一年半来,此事件不但浪费僧团大量时间!也消耗着长期给予我同情帮助的社会贤达的时间!

  网络霸凌 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学修、健康!


  高僧师父们慈悲怜悯他们的愚恶,不愿他们的“恶”泛滥成灾,不愿他们为

  自己造下太多地狱业, 以至于长期忍辱、平静对待;

  高僧们天天微博、博客、微信,苦口婆心,劝导警示,引导向善。

  篇篇开示利益着大众,可惜肇事者心念恶浊、顽固执着,

  他们不但不改,反而仗恃僧团的慈悲,毫无敬畏、不懂感恩,肆无忌惮把他们内心的下流意识,随意拿来当诋毁挟持的工具。他们不知自爱,不畏因果,因果何能饶他。


  将真相揭示于大众,是为恳请社会仁者大众予以援手!


  看到这伙人的所作所为,看到人性的错综复杂:

  更明白,在这个世上,那些拥有高知、高智、实力、金钱,依然能保持着

  正念和定力 的人们,是多么的难得,值得钦佩啊!!!


  而这些肇事者,人品心理隐藏着很大问题,这种人,反而越有能力、智商越高、越有财势,对他

  人和社会的危害就越可怕!

  因他们对人心的蛊惑力、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力、对道德底线的败坏力,是惊人的!



  感谢您阅读、关注这起“貌似娱乐、实则恶毒纠缠”的网络恶性事件始末!

  期待您能以适合自己的方法,予以任何形式的道德援助!

  也期待仁者大众共同来抵制这种明目张胆的网络暴力,维护我们社会环境的健康,维护精神文明

  的恢复和建设!


  感恩大家!!!



  事件更具体的情况,储存于我的新浪微博( EUA-2013 )里面。

  关于他们的隐语、图片怎么看?我一下子无法详述。
  而娱乐、媒体、文化圈的大量的人都会看!


  谢谢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