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天府新区长丰村又出事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断我路者——是人民的“公仆”
  或许您会问我:断我路的人为什么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公仆不是为民做好事,办好事,为民做主,为民解决问题的好官吗?您错了,如果我是当官的,我会做人民的“父母官”,因为只有父母才会对自己的“孩子”更加爱护。
  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
  无奈之下只好打扰你们于百忙之中,望你们能为我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我是天府新区大林镇长丰村2组村民李碧华。1988年,为了缴纳国家公粮,运输肥料,减少传统的肩挑背扛方式,我们三兄弟经过多次商议,决定共同出资、出力、出土地,修建一条可以通车的乡村公路。其中有一段路要经过相邻生产队的地界,我们采取租用和拿田交换的方式,多次上门与乡里乡邻协商,最后达成共识。从1988年秋开始动工修建,不管刮风下雨、打霜落雪,我们用勤劳的双手历时几个月时间修建了一条长约500多米,宽3米的乡村公路,造福了附近许多乡邻的便捷。后来几年中,又陆续买了很多砂夹石、煤渣来铺垫,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修缮这条公路,修路的艰辛难以想象。后来因传统的农业耕作难以养家糊口,维持不了全家的开销和孩子的学费,生活所迫我们只好长期在外务工。
  2014年7月开工建设的天府新区南延线三期工程(以下简称南延线)途径我社,因修建南延线产生大量的废土,承建方中铁二局将找地方堆积废土的工程外包给了我镇的几个人作为中间衔接人,而这几个中间人又找到熊某(职务:社长),将多余的废土堆到我社未确权的土地上和相邻长丰九社的土地上,其中包括我们艰辛修建的公路就在这两社土地之间。弃土时,熊某没有和我们有过任何协商,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修建的公路已经不复存在。我们自己出资、出力、出土地修建的造福集体的公路,为什么不和我们协商,这是谁给的权力,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还有真理存在吗?
  从那时起我们就几次三番找到熊某(社长)商量此事,但熊某便三番几次推诿和敷衍,更是撂下“你们不要闹,大不了你们修的公路赔偿了3万多元。”的话语。(我们认为:这根本不是赔偿钱的问题,是我们被断路无法回家的问题)。
  经数次与村委和社员代表协调,均表示不知此事,最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我们又再一次(因此事我们已经找过政府相关领导协调2次)请镇上有关领导协调,镇上领导又再一次通知我村党支部书记调解,依然无果……
  在这长达近三年的奔走、协调、无果,再协调、再无果的时间里,而且我们回家一趟往返100多公里,想找他们协调办事还得看他们的时间安排,总是以推、拖的态度敷衍。因为他们清楚我们在外务工,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和他们耗,所以此事我们跑了三年,行程上几千里,耗费差旅费和误餐费甚多,致使我们已经身心疲惫,备受煎熬。
  今年5月15日上午,我再一次找到政府相关领导,相关领导又再一次通知我社村委和村上社员代表,务必就此事商议出一个满意的答复。5月15日下午,我社村委及村上社员代表和我们在长丰村委三楼会议室,正式对此事作出协商。我们提出:
  1、恢复原有路面,方便我们出入;
  2、新修建一条可通车公路,方便我们运输;
  3、给出赔偿。
  经村委和村上社员代表共同研究决定,最终同意第二条意见:为我们新修建一条可通车公路,方便我们运输。
  至今,仍无任何结果……
  希望此事能得到一个公平的解决,还我们一个公道,给我一条回家的路……





  2017年6月14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