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举报人被开除党籍,儿子含冤死去

  举报人被开除党籍,儿子含冤死去
  被举报的贪官污吏诈骗犯逍遥法外嚣张自在,依法举报的农民惨遭陷害、有家难归家破人亡!
  控告人:李春财,男,60岁、农民,
  住址黑龙江省绥棱县克音河乡九井村三组,
  身份证号:232332195609113916 手机号:15945543017
  被告人:韩月奎,黑龙江省绥棱县克音河乡党委副书记兼九井村支部书记,公司经理。省党代表、省人大代表、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被告单位:绥棱县公安局渎职侵权,镇压百姓。黑局长刘旭辉正在服刑。
  被控告人:胥斌,黑龙江省绥棱县法院刑事庭庭长。
  黑社会头目老大石油大盗绥棱前公安局长刘旭辉被判刑11年,正在服刑。
  绥棱县公、检、法颠倒黑白,滥用职权枉法裁判,判处李春财诽谤罪两年。
  事实情况经过
  2002年至2003年间,二百多村民联名多次到县、市、省举报地痞流亡民韩月奎村书记违法、违纪的犯罪事实,向村民乱摊派资金数目千万有余,去向不明,老百姓的血汗钱被他私饱中襄,包养情妇。因为他树大根深,财大气粗,钱权交易,官官相护,至今没有得到惩治,相反对举报入严重打击报复,县公安局在黑局长刘旭辉指挥下干警6名手持钢枪指向人民,末带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们三人李春财、林士文、段贵伍、《乡党委书记赵占成通知我们三人到村里解决问题为由》,骗到村里非法强行押走,关押一个月,释放时没给任何手续(没给拘留证),我在监狱期间对我家非法抄家,在儿子他妈也被关押的情况下,我的儿子受到公安局黑局长刘旭辉指挥多名干警非法抄家惊吓,喝下毒药被村民张春明用他家车送到县医院抢救一个月,从此精神不振最终死亡,导致我家破人亡。我在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十五次提审,造成精神恍惚。生不如死。(百姓证据附后)
  在受禁期间,我村村民二百多人到县委、县公安局为我们伸冤鸣不平,却没有得到县委和公安局的重视:相反,对群众采取镇压政策,将两名妇女陈淑英、张明芝打昏在地,后被乡党委副书记房树成送进医院抢救过来。这种行为是祸法害民,严重的侵犯人权。这就是黑局长刘旭辉利用手中的权力镇压百姓的滔天罪行。
  2003年在监狱里以末须有的罪名把我开除了党籍,原因就是举报了韩的问题。我是为党为人民利益不怕死的党员,把一生献给党和人民,请上级领导到群众中去听听老百姓的声音和口碑。开除党籍必须拿出证据,不能把举报人当成腐败分子。
  在2003年我们三个人在监狱里强行录像,在电视台播放了七天,严重的侵犯了我们的名誉权。造成了我们三人严重名誉和人权的伤害。(百姓证据附后)。
  2014年4月9日绥棱县5名公安干警到北京把我强行押回,又关押了七天,导致我旧病复发,残无人道。绥棱县领导和公安局诈骗不抓单抓举报人。
  诈骗犯罪事实
  一、骗取国家高额保险金,1998年因自然灾害亚麻厂收购了大量亚麻,五等占50%,其余全部是等外麻,平均收购价每市斤1毛钱左右,有帐可查,根本就不加工,韩月奎认为有机可乘,就大做文章,经过绞尽脑汁,制定了一个骗取高额保险金的阴谋计划。厂子雇佣李万珍、魏明军两家共6人挑了一个多月,能够加工的就随时加工了,将不能加工的等外麻散放一场地,韩月奎在1999年5月26日晚将不能加工的亚麻全部点着烧掉。由村民李富用四轮车拉着四面扬灰,目的就是扩大损失,说是雷击起火,绥棱百姓都知道当天根本就没有雨没有打雷。他以次充好,以少报多。国家拿出高出十倍的价格包赔了。平均国家包赔6角多钱l市斤,后又将板夹泥三百平方米简易房用拖拉机捞倒,说是被雨浇倒的。达到骗取高额保险金的.目的;两项合计骗取保金一千多万元。韩月奎亚麻厂点火,县公安局和消防队出了伪证是雷击起火,绥棱县有天气预报为证。那天根本没有打雷。 (百姓证据附后)
  二、他大拉关系网,他说他有钱能通神,2010年以搞炭棒厂为由,权钱交易。又骗取国家高额补助资金几百万元,另外还给一台小轿车,可他把钱财骗取到手之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我们多年举报谁也不管,还有王法吗?
  三、韩月奎不合理用人,犯有渎职罪,玩忽职守罪,大量贪污。为了自己多捞钱,利用手中权力,把他侄女婿张春利安排公司当上十年会计,这样公司是他家天下。公司和村里存款有—干万,现在帐上一分都没有,都装进了个人腰包,村里造了很多假帐,有帐可查。
  四、用金钱买官送礼,把儿子安排到公安局上班,当上主要领导干部。这个官没白当,就单把我送进监狱大牢共计三回767天,一人当官鸡犬升天。
  五、违反国家明文规定,国家公务员监职不监薪。
  可是韩月奎利用手中权力变相贪污,从1994年建厂开始,每年公司工资一万元。村支书工资一万元,一个人挣两份工资,不仅如此,由于他是乡党委副书记,每月工资700元,他又得第三份工资,他这种套取国家工资的形为应是贪污。
  六、利用村支书的权利,在新一轮土地承包时,他家4口人,多分三口人土地。
  七、截留贪污大量国家道路交通物资,他和公路站领导狼狈为奸共同贪污,国法难容,韩月奎利用乡党委副书记权力,把九井村、小山村、四井村、卫东村、所摊的道路沙石,土方款全部截留,不允许百姓车拉,自己和公路站领导钱权交易,拿出一少部分钱就能打通关系,就这样贪污6年土方和沙石款,扣百姓沙石款每立方米35元,可他利用关系,就不用车拉了,从1996年至2002年间,就我们一个村沙石任务每亩土地扣7元,一共15.000亩土地,每年十万元,6年就是60万元,有帐可查,国家公路砂石都可以盗窃,真是罪不可赦,绳之于法。
  八、九井亚麻厂、粉皮厂十年办厂,收入两千多万元,加上多留35%机动地十年卖地钱六百多万元,十年不合理克扣百姓四百多万元。现在九井村账上一分钱也没有.,都进入了韩月奎的腰包。渎职罪,把厂子产品赊出他亲属朋友上百万元。
  九、韩月奎经常公开美女相伴,这是他最大的爱好,花天酒地,为所欲为,花钱如流水。往上猛劲送钱,对下欺压百姓,好主意没有全是坏道。 (有百姓证据)
  十、欺压百姓、专横跋扈,说打人就打人,说骂人就骂人,被他打得村名有十七人之多。其中被他打得满脸是血有杨焕生,王明山等老百姓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请领导到群众中去调查核实。
  十一、强行霸占村里价格几百万元的厂子,占地一万多平方米,可他。利用其钱权交易,只花了十多万元钱。百姓如今也没看到票据,弄虚作假。厂子废铁就卖了九万多元钱。严重违法通过关系厂子订下 归他所有霸占七十年,损害农民利益。
  十二、财产来源不明,他没当官之前家里只有几万元存款。现有家产几千万元,楼房加门市房五栋。
  十四、我们的几点要求:这次事件的发生是关系网代替了法律,保护伞是遮不住太阳的。我们相信党会为民做主的。
  1、对韩月奎的问题应进一步查清,依法依策,严确处埋,绳之以法。
  2、对我开除党籍应该恢复。及家人带来的精神打击给予经济赔偿。
  3、对涉及有关的利用职权胡作非为人员,应视情节给予恰当处罚。
  4、我10上市14次上省18次去北京上访造成经济损失由政府和有关责任人承担。
  5、我们是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要求政府给予正确的明文答复。
  6、绥棱公检法颠倒黑白,枉法裁判,判处举报人两年徒刑。
  7、伸张正义,要求公平正义。


  控告人 :李春财
  2017年 5月31日
  
  
  
  

发表评论